馬爾克斯
  許多年以後,再逢人間四月,你是否還會回想起,在書店接力誦讀《百年孤獨》的那個夜晚?4月26日~27日,上千名讀者在北京、上海、杭州、成都四城聯動,接力誦讀《百年孤獨》,以此懷念4月18日(北京時間)辭世的世界文學巨匠、哥倫比亞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
  在過往的30年間,馬爾克斯魔幻現實主義的創作風格影響了幾代中國作家和讀者,但他的代表作《百年孤獨》的版權,卻直到2011年才被引入中國。4月26日是世界版權日,在緬懷大師的同時,本版也試圖挖掘他作品的版權引進故事,以示對大師的紀念。
  謹以此版,獻給永遠的馬爾克斯。
  □本報記者 李婧璇 王坤寧
  一代文學大師加西亞·馬爾克斯已逝,其代表作《百年孤獨》滋養了幾代中國作家和讀者。但是其作品的中國版權引進之路卻絕非一路坦途,獲得大師的作品授權亦成為中國文學出版策劃機構和出版策劃人的夢想。為此,《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專訪了將馬爾克斯作品簡體中文版引入中國的新經典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經典)總編輯陳明俊及外國文學部總編輯黎遙,聽他們講述自己的馬爾克斯情結及馬爾克斯作品引進背後的故事。
  長達八年的版權引進之旅
  1990年,馬爾克斯到訪中國,發現書店內隨處可見各出版社擅自出版的《百年孤獨》《霍亂時期的愛情》等書,這讓其頗為惱火,並撂下狠話,“死後150年都不把我的作品授權給中國出版機構,尤其是《百年孤獨》”。而在隨後的近20年的時間里,中國出版界一直為取得馬爾克斯的正式授權努力著,獲得這位世界頂級文學大師的正式授權,成為國內各大頂尖出版機構和出版人的夢想。
  2010年,中國農曆春節前的最後一個工作日,新經典正式獲得《百年孤獨》中文版授權的通知,陳明俊興奮地在自己的微博中寫道:“這是一個在中國出版史上可以載入史冊的日子。”黎遙則將其稱為“中國出版界的一大勝利”。當被記者問及“新經典的成立是為了引進馬爾克斯的作品”這一傳言時,陳明俊笑著回答道:“這個傳言前面只需加上‘一定意義上說’就可。完整地出版馬爾克斯作品,是中國幾乎所有的文學出版策劃人的夢想,我們也不例外。出版馬爾克斯的作品只是新經典成立的一個重要原因,我們還同時引進其他優秀的國外版權作品。”
  談到《百年孤獨》的漫長版權洽談引進之路時,黎遙形象地向記者譬喻道:“這於我們而言,就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的時間。”從2002年到2010年,這8年的時間里,新經典一直與馬爾克斯及其版權代理方積極溝通協商,直至最終獲得馬爾克斯的親筆簽名授權書。
  據黎遙介紹,2002年,他們先是通過各種渠道終於獲悉馬爾克斯的代理人、被譽為“拉美文學走向世界的幕後推手”的卡門·巴爾塞伊絲的聯繫方式,然後不斷向其發送郵件,“我們在郵件中誠摯地表達引進馬爾克斯作品的意願,介紹新經典的情況(出版能力、出版品質、出版理想、維權作為),介紹中國出版業的整體情況,以及我國關於版權保護方面的法律及出台的最新規範等。”但是這些郵件均石沉大海,杳無回音。
  “直到2006年年底,我們終於收到卡門的回覆,很簡單:‘收到來信。’”雖然寥寥數字,黎遙表示,“這於我們而言,意義重大。因為之前的那扇大門始終是緊閉的,而這封回信讓我們看到了希望,只要努力就可以推開這扇大門。”之後,卡門也主動通過郵件聯繫新經典,要求進一步提供更詳細的資訊,同時還咨詢一些具體問題。2008年,卡門派代表到中國明察暗訪,對中國圖書市場、出版機構,尤其是涉足外國文學的出版機構,進行了細緻調查和嚴格評估。“這事我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後續合作中,我們的版權總監和他們見面時發現以前就已發生過這麼多故事。”2009年,卡門派私人助理來新經典拜訪,併進行深入交流;2010年,新經典收到卡門正式授權出版《百年孤獨》中文版的通知,至此,《百年孤獨》漫長的版權引進之旅終於塵埃落定。
  在黎遙看來,新經典能獲得《百年孤獨》中文簡體版的版權,得益於中國出版環境的不斷規範、版權保護意識的增強,以及對出版社總體實力的認可等綜合性因素。而當記者就傳言《百年孤獨》一書高達120萬美元的版稅引進費用向黎遙求證時,黎遙表示,由於這涉及合同中規定的保密條款,他只能說是“數目非常大。”
  《百年孤獨》並非創作之巔
  據瞭解,新經典已買下包括《百年孤獨》在內的馬爾克斯17部作品的全部版權。其中除了小說,還有回憶錄、一部演講集和一部談寫作的書。據黎遙介紹,截至目前,已先後出版了《百年孤獨》《霍亂時期的愛情》《一樁事先張揚的凶殺案》《沒有人給他寫信的上校》《枯枝敗葉》《我不是來演講的》《惡時辰》等7部作品,剩餘10部小說分別為《族長的秋天》《格蘭德大媽的葬禮》《難以置信的悲慘故事》《藍寶石般的眼睛》《迷宮中的將軍》《十二個朝聖故事》《愛情和其他魔鬼》《活著為了講述》《番石榴飄香》以及馬爾克斯生前出版的最後一本小說《苦妓回憶錄》。
  將馬爾克斯的這17部作品中文版全部出齊,並親自當面送給他,一直是陳明俊最大的一個心愿,“我總想帶著這17本書親自去拜訪他,本來計劃今年3月他生日的時候過去看他,結果傳來他身體不適的消息,心中非常記掛,一直默默祈禱希望他好起來。想著等他身體好些,不管書出齊與否,都要去看看,誰料到他竟然去世了。”陳明俊非常遺憾地對記者說道,“感覺就像一個親人走了一樣。”
  其作品在馬爾克斯的文學創作中又占據著怎樣的地位?對此,黎遙表示,“馬爾克斯的作品總量雖然不多,但是每部作品分量都很重,可謂是寫一本成就一本。”在他看來,《族長的秋天》是魔幻現實主義最好的作品。陳明俊也表示,就個人而言,他最喜歡《族長的秋天》這本書,“無論是從文學創作的難度還是文學的表達方式而言,其均創造了一種完全馬爾克斯式的表達方式。馬爾克斯最了不起的地方在於他總是不斷地突破自己,一直給大家帶來驚喜。”
  在這17部作品中,馬爾克斯自己最喜歡《沒有人給他寫信的上校》(以下簡稱《上校》),他曾稱其為創作生涯中最好的作品。而在去年該書的首髮式上,作家格非稱,《上校》是他讀過最好的中篇之一。格非認為,儘管《百年孤獨》在方法論上做了非常大的拓展,但從作品的純粹性和力量來講,《上校》是其巔峰之作。特別是馬爾克斯的語言勢大力沉、簡潔且節制。對此,作家劉震雲也認為,《上校》作為馬爾克斯早期的作品,有一種“在混沌狀態下的分寸感”,著力點在塑造書中人物。而後期的作品則有一股“塑料味”。
  網絡侵權不容樂觀
  據黎遙透露,截止到4月24日,《百年孤獨》一書的銷售量為265萬冊,《霍亂時期的愛情》一書為70萬冊,包括這兩本書在內,已經出版的7部馬爾克斯作品總計銷量為410萬冊。當被記者問及這些作品被引進之後是否有侵權行為發生時,黎遙表示,“自從確立版權之日起,我們和我們的律師團隊一直都在不遺餘力地與盜版作鬥爭。”據其介紹,目前紙質圖書的盜版侵權現象並不是很嚴峻,除極個別外,仍存在非法出版盜印馬爾克斯作品牟利的現象。
  “盜版的重災區是電子書市場領域,你進入百度頁面輸入‘《百年孤獨》下載’,會出現大串大串的非法下載鏈接地址。”黎遙甚為擔憂地對記者說道。誠如其所言,記者在百度搜索引擎上鍵入“《百年孤獨》下載”,搜索頁面多達四五十頁,而馬爾克斯其他已出版作品的電子書也可以從網上免費獲得。對此,黎遙表示,“電子書的盜版侵權行為之所以屢禁不止,是因為目前國內有關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相關法律規定並不十分明確,“避風港原則”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網絡侵權成本低、維權成本高的尷尬局面。”據黎遙透露,現實中,網絡侵權舉證費用、律師費用以及時間成本,往往讓他們感覺既費心更費力,“但總體來講,儘管網絡侵權很嚴重,但是盜版已經在下降,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談及國內出版界在引進國外優秀作品過程中有待改善的地方時,經驗豐富的黎遙表示,目前來說,首先,版權引進方面最大的不足便是跟風現象嚴重,當某一位國外作家在國內突然火了之後,他的系列作品的版權費用都會水漲船高。對此,他建議出版機構在版權引進費用花費上要量力而行。其次,引進版權作品的翻譯質量問題仍有待商榷。“很多時候在翻譯的過程中,我們可能會丟失原著本身的風貌。”這就要求出版單位要努力做到最好,不能隨便對付,避免出現為了趕進度而有四五個人同時翻譯一本書的現象。再次,就是侵權問題,而這其中又包括顯性和隱性的問題,其中隱性的問題主要指出版機構應按照圖書的實際銷量來如實地計算版稅,與作者之間建立合作信任的機制。最後,隨著電子圖書的興起,期待相關主管機構在信息網絡傳播權等相關法律方面有更為明晰的細則出台,更方便出版機構維權,也更有利於打擊盜版。
  “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讓國內讀者在最短的時間內讀到最好的書。”對於自己從事的版權引進工作,黎遙如是說。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馬術

py59pyee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